http://www.nurishlabs.com

政企数字化转型怎么做?先从华为云WeLink “云签

  当下,“新基建”正强势开启中国经济的新篇章。在技术创新引领下,人工智能、云计算、5G推动着政企进一步数字化转型。前几天,又一个数字化转型的标志性事件悄然发生:

  在中央企业年度考核责任书签署会议上,与会主管部门和参会企业采用远程协同会商的方式进行工作研讨与部署,并有部分企业通过“云签约”的方式签署了责任书。这次“云签约”也成为众多“云协同”尝试的缩影。

  在责任书签订视频会议上,主管部门要求企业加快升级补短板,其中就提到了“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等方面的短板。与此同时,主管部门还要求央企“高质量发展,突出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经济增长。”大数据时代,数字化转型恰好提供了创新增效的抓手。

  在这样重要的节点,为何选择云签约?事件本身就是一次政企“上云”和数字化转型的典型演绎。

  疫情当前,政企协同的效率和规模却大幅提高,不能说没有数字科技的功劳。特别是大型政企的签约场景,庄重严肃,不容有失。一方面,从2月以来,全国各地多家政企采用了云签约的方式,推动区域经济的快速复苏。而他们很多都采用华为云WeLink+智能协作解决方案进行远程协同会商和云签约,看重的就是平台的安全、稳定、可靠、成熟。

  另一方面,“云签约”模式的胜出,也代表大型政企已经普遍接受了“云办公”的模式。在大众的印象中,远程办公协同工具能够把内部信息数字化,降低沟通成本,提升业务效率,进而整体加快大型机构的运转速度。

  若推而广之,还能以“云办公”为切入点,陆续推进监测、分析、生产等环节逐步上云,产生“四两拨千斤”、“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应。

  那么,真的只要“远程”了,“协同”了,就能“上云”了,进而数字化转型“升级”了吗?实际上远没有那么简单。这里面的条件苛刻着呢。

  首先需要确定一点的是,中国政企不是没有数字化。事实上,大型政企从IT时代以来,一直在进行数字化探索。正如互联网的雏形是一个政府项目,邮件系统最早应用在大学里。最早普及数字化工具的一般是实力雄厚的大型科研机构和政企,这也符合全球的数字化进程。

  那么,现在的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数字化转型工具,需要联通旧数字化时代留下的孤岛和城池。

  举个打比方的例子,设想你不借助网络,怎么把苹果手机的里的文件传给安卓手机?很难,因为系统不同。现实中,很多大型机关和企业面临的问题与之类似。

  具体来说,像中车、中船这样的超大型企业,旗下上百家分公司、子公司、工厂、研究所,经历了数次重大的调整和重组。在成为现在的超大型企业之前,这些大大小小的下属企业都运行着自己的内网、工作流、OA等数字化方案,里面保存着珍贵的资料、流程和数据。十几万企业员工,上到科研领域的博士,下至车间班组长。

  现在,整个集团要部署一个一竿子插到底的远程智能协同工作平台,一旦对接不上,可能会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怎么办?

  大型实体企业的转型,是普通人,甚至普通的互联网公司从来不会接触到的领域。大众印象中的那种“装个APP点几下”的思路根本行不通。

  现实就是,目前我国所有市场排名靠前的远程智能协同工作平台提供商中,只有华为作为非数字原生企业,有过从大型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成功经验。也只有华为拥有横跨通信、互联网、制造业、消费领域的丰富业态。

  大机构更理解大机构的运作,实体企业更理解实体企业的需求。华为从IT时代就深度参与政企的数字化方案,很多企业是用着华为的产品一路成长起来的。甚至,当互联网巨头还没有布局线下的时候,华为的销售和服务网络已经覆盖到全国所有县级市。

  以这次云签约的场景来说,背后依靠的是拥有低时延特性的5G技术和智能协作带来的多方远程互动体验;再借助优秀的抗丢包技术,以及华为智能协作视频会议终端所提供的线K超高清视频能力,让“云签约”达到堪比现场实际签约的效果。这里的每一个产品技术细节,背后都是对大型政企客户需求的理解与洞察。

  华为云WeLink最终的目的,是让大型政企客户可以放心地以业务云化为基础,实现数字化转型,释放组织内部的数字潜能。这里需要打通沟通流、信息流、业务流。

  沟通流,众多远程协作APP都能实现。主要是企业内发消息,通话,视频会议等。

  业务流,需要真的懂大型政企的业务模式,懂得如何将业务进行数字化改造升级,还要有巨大的算力支撑。

  以与华为有深度合作的国家电网为例,总部就有29个部门,再加27家省公司,40家直属单位,需要形成整体的人力、财务、供应链、管理体系。此外,新基建大潮下,国家电网还整合了全国480万个充电桩,长达103万公里的输电线路,都要做到实时监测。

  华为在2019年数博会上介绍,华为云为国家电网提供了多达50个开发层,打通了原先不太开放的系统,承接了国家电网业务流的数字化转型。如果不懂大型企业,没有算力支撑,这样的盘子接不下来。

  正因如此,任正非才要求华为云WeLink“坚持面向政府和大中企业”。目前,华为云WeLink已经参与了50多个部委,500多个省市政企的数字化转型。正因为华为真的懂这些大型政企客户,也让政企面临智能协同升级时会优先考虑华为云WeLink。

  数字化转型的机构如此之多,“云办公”已经是大势所趋。那么,大型政企应该跑步前进冲刺“上云”吗?不,“快”不应该是第一要务,“可靠”才是。

  央企是国之重器,数据更不容有失。一旦重要敏感部门的数据泄露或者丢失,后果不堪设想。

  华为云WeLink应用了业界唯一的“芯-端-管-云”全链路安全方案,获得50+项国内外最高等级安全认证和国家安全等保三级认证。并且,华为云WeLink在产品理念上强调“先企业再用户”,产品能力和体验按满足企业诉求而设计,以企业为中心,采用多租户架构,账号和数据不出企业。再通过“芯-端-管-云”全链路防护,以及包括芯片级加密在内的高等级加密,全面保障企业数据及个人隐私安全。

  华为云WeLink最大的特色与优势之一,就是它背后依靠着一个专业且领先的智能协作硬件生态。华为云WeLink一方面拥有覆盖办公室、桌面等专业视讯产品,能够实现更高效的协同;另一方面,依托自身端云结合优势,可以轻松的实现多屏互动、全场景流转,加上独有的AI智能助手,提供了更为智能的协作体验,做到了全场景覆盖、全场景的智能高效协同。

  此外,华为云WeLink打造了一个开放的平台,在发布的第一个版本就提供了众多API和小程序应用。如今已经成为了丰富的第三方应用生态。企业服务有慧通差旅,财务报销有合思费控,流程审批有致远云表单,客户关系有红圈CRM,甚至包括喜马拉雅轻学堂、沪江网校、直播等多个领域。

  与普通企业和个人不同,政企的数字化转型有着诸多先决条件。在这个过程中,以办公协同场景切入,推动组织随时互动沟通协作,信息无缝流动,业务数字化衔接无断点,从而加速启动组织的数字化转型的进程,的确能起到“牵一发动全身”、“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从这个角度讲,政企智能协同升级,选择华为云WeLink。

  办公协同“上云”之后,还有管理上云,业务上云,制造上云,服务上云等等数字化转型需求。政企如此大的体量,只有成熟的云服务和强大的计算能力才接得住。

  根据华为《泛在算力:智能社会的基石》报告的分析,制造业在算力上每投入1美元,能够刺激GDP增加10美元。即便是农业、能源等传统行业也能有2-5倍的产出。以国家来看,算力的多寡和经济的好坏明显呈正比。

  这还只是个开始。人类社会尚处在智能社会的起步阶段。这时候,算力还是分散的,不均匀的。随着计算终端的增加,人类将进入计算无处不在,随时被算力包围的“泛在算力”时代。要想迈入智能社会的发展阶段,人类需要挣脱摩尔定律,停止简单堆积算力,转为高效整合泛在算力。

  那时候,华为掌控“芯-端-管-云”能力,包括鲲鹏、终端、5G、华为云,就是整合算力的优势。目前,针对不同企业对云的阶梯式需求,华为已经提出了将“混合云”整合为“一朵云”的理念。而使用了华为云40多种云服务的华为云WeLink,就是这一朵云上开出的花。并且,基于产业趋势和客户的需求,华为也从组织架构上进行了变革,将华为云、智能计算、存储与机器视觉等部门进行整合,新成立了云与计算业务部,聚焦客户的数字化转型,更好的服务政企与行业客户。

  未来风云多变,政企的数字化转型不容有失。可以说,选择了什么样的云,就选择了什么样的未来。那么究竟这第一步该怎么走?大家心中应该都有了答案。

  (根据IDC发布《2018年中国协作与视频会议市场跟踪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视频会议行业中,华为以16.7%的市场份额再次蝉联中国视频会议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位置。这也是华为自2013年以来连续六年成为视频会议市场份额第一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